主页 > 温带花卉 >

2018-10-6路边的波斯菊

/2019-01-17 21:57

  我多想停下车,走到它们中间附身拥抱它们。

  院子里的落叶堆积在墙的一角,它们大多数还是绿色,但已经不再那么彻底,那么盎然。房门在我手中发出不情愿的嗞纽声,像是被在早上叫起的孩子。较轻的叶子在墙根打着旋儿,我把手向袖子里缩了缩,吸一口气就像嚼了薄荷糖。

  秋天到了!小时候喜欢冬天,因为冬天会下雪,我喜欢下雪。呵,看小孩儿的想法果然简单呢。但是现在不了,不仅仅因为冬天不再下雪了,不仅仅因为它变了,或许更多的原因是我变了。变得不在乎,或者说是什么都可以接受。

  我开着朋友的黄色奔奔,它已经九万五千多公里了,二手的话我觉得也就八千块,不能再多了。我从没有嫌弃过它,因为它可以不让我淋雨,不让我太热或是太冷,即使它的前挡风玻璃已有裂痕,后尾灯有一个不亮,每次遇到下雨才算冲洗一次,但是它可以带我回到住处,或是在上班的路上。

  这条路算是乡间小路,两旁有高大的杨树,像是营养过剩,分外的枝繁叶茂,即使夏天阳光也很难侵入到这条路上。我喜欢这条路,有点像电影里的场景,静谧舒适。树干一颗一颗的往后跑就好像那都是生活的烦恼一样,然而烦恼也并不是全会过去,就像路总是会有尽头一样。

  我知道它们就在那里,我再转个弯,它们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在那里等候,等候我从它们身旁经过,等候我来看它们一眼。那一小片波斯菊,白的,粉的,红的,我是多么想停下车走到它们中间轻俯下身去温柔的抚摸它们轻薄的花瓣,拥抱它纤细的枝茎,怜爱它的美丽。蓝天,白云,还有这一小片波斯菊,在我的脑海里我将它无限复制成为一片广袤的花海,而我就在中央。

  我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着,它们在我远远的后方,我越快就离它们越远,我走的越久就离它们更远。但我不能停下,因为时间或许不会在乎你的眷恋。然而我知道明天我还会见到它,我也知道它们总会凋谢,我可以想象到如果有机会或许在明年的这个时候依然有幸看到它们。有一瞬间我突然伤感起来,我想起了她。想起了那个我所错过的人,下一秒她还在吗?我们还会再见吗?我们还会联系吗?我们还会记得吗?

  十月的波斯菊,愿你…或许你已经足够的坚强了吧。

2018-10-6路边的波斯菊